献给外婆的爱,Eatwell老人餐具

眼见你所爱的人一天天失去记忆与智力,那是多么令人心碎的感觉?在电影《我想念我自己》(Still Alice)中,事业有成、家庭美满的主角爱丽丝罹患早发性阿兹海默症(俗称失智症),她失去引以为傲的语言表达能力,忘记了女儿的名字,不记得自己最喜欢的冰淇淋口味,连在家中都找不到厕所,只能难堪地尿在身上,失去生活独立能力。

对于设计师姚彦慈而言,这不只是电影的情节,而是残酷的现实。眼见最爱的外婆因为阿兹海默症,一天天失去生活自理与沟通的能力,连最简单的进食行为都变得那么困难。

「当看到外婆变了一个人,家人也那么辛苦,真的会很努力想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。」姚彦慈设计出Eatwell餐具,让阿兹海默症患者也能轻松进食,看似简单却细腻的设计,勇夺2014年史丹福长寿中心设计竞赛(Design Challenge)首奖。

有人说,失智症是一种最公平的疾病,无论人种、贫富贵贱,65岁以上患病的机率高达5%,即每20位老人中有1人罹患失智症,80岁以上更是高达20%。在台湾,失智老人正因高度老龄化而快速增加,超过15万人患有失智症;而内政部调查显示,目前仍有80%的失智症长辈隐藏于社区中未被发现。

「这是一个重要,过去却很少人重视的议题,」姚彦慈希望从自己开始,透过设计来帮助阿兹海默症患者找回生活自理的能力,并降低照护人员的负担。

设计的原点:找到需求点

大学念的是社会学及日文,姚彦慈却一直有个设计梦,所以她在毕业后前往旧金山艺术大学进修,从头开始学习画图,摸索设计软件,也学着在工厂亲手做出实体模型。

在旧金山艺术大学,每个人都要针对自己感兴趣的题目提出毕业专题,当时姚彦慈第一个念头,就是想用设计帮助外婆,以及其他阿兹海默症患者。但是这个热血的想法,却遭到许多质疑与挑战。

「老人议题已经很多人做过,但一般人根本分不清楚一般老人和失智老人的需求有什么不同,也很难针对失智患者设计产品,」姚彦慈分析,银发商机在全球都非常受到重视,从帮助行动不便患者的辅具,到监控老人身体各项健康指标的穿戴式科技等产品,都已经非常多元且成熟。

但是如何改善失智患者容易扣错扣子的问题?如何帮助他们逐渐自理生活中的食衣住行各项需求?这些看似简单基本的问题,却一直少有人提出解决方法。

姚彦慈花了一年半的时间,除了研究搜集相关资讯,也实际到老人中心和疗养院当义工,观察并发掘失智症患者的需求;此外,她也积极从日间成人照护中心的职能治疗师、护士社工、以及患者家庭身上汲取各种专业知识,「我希望设计出实际能帮助他们的产品,而不只是美观时尚的作品。」姚彦慈说。

从2010年开始研究,到2014年做出样品,并拿到斯坦福的设计竞赛首奖,4年多来,姚彦慈将全部的心力放在Eatwell的设计与改良,即使最爱的外婆已经过世,「但是我知道,我身上背负着许多人的期待,世界上有这么多人需要这个产品。」姚彦慈激动地说。

通用设计,找回患者独立尊严

乍看Eatwell,一个托盘、一只碗、两个杯子、两支汤匙,除了颜色鲜艳缤纷,好像没有什么特殊之处,「其实一套Eatwell餐具,至少包含了20个设计点。」姚彦慈说。

为什么许多失智症患者总是拒绝用餐,或是吃得非常少,每吃几口食物就会散落满桌?一般家庭的照顾者常忽略疾病对人的影响,总觉得吃东西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也做不好。

姚彦慈解释,其实失智患者会有视觉障碍,以及对距离的侦测障碍,市面现有餐具对他们而言,其实并不实用,她从第一线的田野观察中搜集问题,再透过设计一一解决。

光是餐具的颜色,就大有学问。根据波士顿大学研究,鲜艳的颜色可刺激患者多食用24%的食物,以及80%水分,姚彦慈透过红、蓝、黄等缤

纷色彩的对比,来刺激患者食欲。

而看似普通的两个杯子,除了设计橡胶底部避免倾倒,另一个杯子的柄延伸到桌面,不只可以增加支撑力,也适用于关节患者拿取;杯子内部

的高低差設計,讓吸管可以自然地固定,讓使用者可以輕易喝到水。

此外,为了方便使用者舀取食物与汤品,姚彦慈让盘子和汤匙的弧形彼此吻合;碗的一侧则呈直角设计,防止使用者直接将食物拨出盘子之外。就连托盘,也贴心地设计可以绑住围兜,接住掉落的食物,避免衣物沾染污渍。

考察细腻的通用设计,不只方便使用者进食,让被照顾者尽可能地独立使用餐具,维持并鼓励其自主性,另一方面也减轻照顾者的负担。评审之一,美国最大的疗养院失智症部门负责人Juliet Holt Klinger在颁奖时忍不住给姚彦慈大大的拥抱,「终于有人从使用者的角度来发想,设计了他们可以用的餐具!」

在她旗下有6500个失智病人,光是喂他们吃饭、清理善后就需要动用大量人力,却始终找不到解决之道。

扎实的研究与观察,姚彦慈非常了解目标使用者的需求,她将用餐中出现的问题一一拆解,透过设计去解决每一个看似微小的细节问题,连贯

起来,就可以让使用者的进食行为更加顺畅容易。

为社会而设计,提出解决方案

设计,不只是单纯为产品创造价值、让品牌形象加分,更重要的是提出一个解决方案,不只能服务金字塔顶端的少数,更能够解决生活中各式各样的问题,这才是设计的初衷。

姚彦慈看到许多「锦上添花」型的设计,概念很前卫、运用的技术很进步,但是却不见得符合使用者行为模式。例如有个团队开发出手机App,可以提醒阿兹海默症患者吃药、进食的时间,操作介面也非常简单,但是在姚彦慈看来,却处处是盲区。

「患者连自己的手机都会忘记带了,怎么可能会使用这个App?而且阿兹海默症患者无法学习新事物,界面设计得再简单也不会用。」姚彦慈说,其实设计师和社会学家很像,都是从个别现象中,找出社会共通性的问题,有时候必须退一步,才能见树又见林;但有的时候必须在第一线,实际参与观察,才能精准定义问题,让设计更有力度。

有人曾经问过她,花了这么多时间,才做了一个碗、一支汤匙,是否不太符合成本效益?姚彦慈却甘之如饴,「最重要的是你要付诸行动,证明这个产品可以提升阿兹海默症患者自主能力。」

从心出发,为社会而设计的动人理念,也让Eatwell在美国募资网站Indiegogo成功募集到7万6千美元的资金,让产品可进到量产的阶段,实际开始改变世界。

 

玩稀奇 一个稀奇创意分享的网站

CloudAD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昵称

沙发空缺中,还不快抢~